心灵随笔位置: 心灵随笔 > 详细内容

牵挂

李立芳  2016-09-01

    早晨五点多钟,只有一岁的外甥女就醒了,为了不影响爸妈休息,我也就早早起了床,抱着她下了楼。由于住在五楼,父母年龄又大了,很少带孩子出去玩,所以下楼的时候孩子很是兴奋,我却睡意朦胧。走出楼来,小区里到处静悄悄的,只有早起的清洁工在围墙下清理垃圾箱。

出了小区,就来到了宽阔整洁的大街上,靠近小区的路旁是一小片一小片的菜地,各种蔬菜郁郁葱葱,盛开的一朵朵丝瓜花还顶着露珠。小区对面是一排门面房,都关着门,两只狗在台阶上嬉戏,外甥女被它们吸引着,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就把她放下,让她看个够。这时有三三两两的老人从南面走来,经过我们的身旁,我虽然不认识,但知道这都是爸妈的新邻居,就和她们打着招呼。她们停下来,看看我再看看孩子,有人认出了外甥女,就你一言我一语地问我是孩子的什么人,从哪里来等等。我一一回答,她们就发出一阵阵的感慨,老人们蹒跚着絮叨着进了小区,我看着可爱的外甥女,心里翻江倒海。

我抱起她向南面的篮球场走去。篮球场上有二十多个孩子在训练,穿着统一的服装,服装上印有某某培训班的字样。生龙活虎的少年在奔跑跳跃中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外甥女站在场外,抓着铁丝网向里面看着,不时地手舞足蹈。我把目光转向篮球场南面的小河。这条曾经非常熟悉的小河已大大变了模样,整齐洁白的大理石栏杆,错落有致的河边小路,小路旁婀娜多姿的杨柳,杨柳下迎着晨风锻炼的人们,俨然一幅小城的景象。这时太阳刚刚升起在小河上,河水清粼粼地闪着波光。就在那一刻,我的双眼一下子就蒙上了雾水。不论走到哪里,不论离开多久,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让我觉得亲切,因为我的亲人在这里,我的牵挂在这里。

我抱起外甥女,向西面的小桥走去,小桥边是十字路口,车辆人流明显地多起来,人们安静地等着红灯,绿灯亮起时,我抱着孩子过了马路,到了对面的小区。小区里住着我另一个妹妹,由于昨日的匆忙,我回来后还没有见到她,不知她一家人起来了没有。

在她楼下转了一会儿,我给她发了一条信息,抬头看时,高高的窗前出现了穿着睡衣的身影,她探出头来。

“上来吧”,她惊讶地喊着。

“不去了,大清早的。”

“那等会儿,我这就下去。”

不一会,她就带着两岁的女儿出来了。当她知道我是走过来的时候,不住地埋怨着,累着了怎么办。我说这点儿路算什么,平时散步都比这走的远。她说散步是空着手,现在是抱着孩子呢,以后再出门,用小车推着,不行打个电话,我去接你。我连连应着。

我们在她楼前的滑梯旁玩了一会儿,我要回去,她说我去买早点一块走吧。出了小区南门,我有些吃惊,往昔偏僻冷清的大街,如今已相当繁华。妹妹把自己的早点打包,又另外买了两个吊炉烧饼,说给咱妈带上,她爱吃。母亲身体很差,最近吃东西很少。妹妹帮我把烧饼装在小小的背兜里,斜挎在我的肩上,她要送送我,我执意不肯,我说你快吃点东西去上班吧,我们就在小区门口分了手。

回到家,早饭已经熟了,爸妈问我去哪了,我说出去转了转。我从兜里掏出烧饼,打开包还热乎乎的呢。母亲一看就说道:你一定是去珍家了,抱着孩子跑这么远干嘛。我说逛着玩呢,你快吃吧。

    我看着母亲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每一口都很费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