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随笔位置: 心灵随笔 > 详细内容

归来

刘秀丽  2016-02-26

       孩子们小时候不爱吃的东西大抵一致:比如香菜、葱、姜、芥末等,而如今年过而立的自己却如我的父母一样不知什么时候已爱上这些味道,其中的原因我不得而知,也许味觉也会随着年岁的渐增而改变……

       儿时的自己,厌倦周围脏乱的生活环境、低俗的言谈举止,心想着我要逃离这片贫穷的土地,过上一种截然不同的如电视中的大都市生活。高中时,除了学习,杂念甚少。随着年岁的增长,外出求学并希冀定居那座自己中意但距离父母遥远的城市。城市中有家中所没有的繁华街道、奢华品牌……享受着像自己一样的年轻人所青睐的所有时尚,说着走遍中国都不怕人听不懂的普通话,当时理所当然地以为这才是我们应该要追求的生活,紧跟潮流、轰轰烈烈、刺激非凡。

       工作期间的假期总是令人感到欢欣的,周围的同学、同事忙着去各自中意的地方旅行,而此时,我竟只想要回家,回家看看我老家的爸妈。

       五一、中秋三天假期,若回老家坐火车要12个小时,时间几乎全在路程上了,于是这两个假期只得放弃。

       等十一吧、等春节吧,七天的时间要长一些,可以在家呆上五天。

       五天的时间里我总是要每晚坚持撑到十二点后才肯睡,早上很早就起床,这样清醒的时间更多些,与父母相处的时光就更长些。晚上在家看月亮,于是便想起来小时候晚上和妈妈一起躺在家里的平房顶上,看,那天上的星星真多呀!看,月亮旁边有个大圆圈,那是风圈,明天可能要刮风了,这是妈妈教给我的。“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心中不免戚戚然。          

       记得自己上高中时,妈妈的白发还不太多,她爱躺沙发上让爸爸拿小剪刀一根一根的剪下来,爸爸老爱开玩笑说,给你往下拔得了,妈妈就会说,不行不行,拔一根长十根……但工作后那次十一回家,我问妈妈还让爸爸给剪掉白头发吗,妈妈说剪不完了,两边的头发已经全白了,不染头发不敢出门了,我才发觉妈妈头顶那新长出的头发已没剩几根黑发了……这时再细心看看我的爸妈,他们的背竟然已经开始驼起,我那帅气的爸爸身材已不再挺拔,我那自称年轻时是衣服架子的妈妈眼睛花的已看不清楚女儿手机里放大过了的女儿的照片,弯腰站起来时总是需要捶一捶腰。那次我要回去上班的前一天,我和妈妈一起收拾行李,爸爸在旁边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妈妈说,又似乎是自言自语道,要是能一个礼拜回家来一次就好了……             

       一个礼拜回一次家?我想起了自己念高中时,因为住校,一个礼拜回家一次,次次从家返校时,眼圈总是红的。那时的我是个恋家的孩子,总想每天跟爸妈在一起,妈妈每次看到我不愿离家,就会对我说:“妈也想让你天天在家,可是那样又怎么行呢?把你的将来就毁了…… 又想起高中三年每次自己成绩进步时,父亲眼里发出的光亮;每次心情郁结时,父亲那句“计划赶不上变化,不必去钻那个牛角尖”  对自己的宽慰…… 如今的自己,怎么变得让自己如此陌生,纵使想念父母,却没有守在他们身旁的想法。那一刻,我想,自己错了,他们已经老了,我该守护在他们的身旁。                 

       回去吧,回去吧,我这样对自己说,莫等到“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那一天。回到他们的身边,就像儿时他们不舍得、不放心离开我们半步。如今的他们已有些步履蹒跚,开始逐渐依恋自己的儿女。           

       回家!离我的父母近些,再近些!要能时常回去看看他们!         

       回来了!我回来啦!父母的脸上重新满面春光,眼睛里又现出那熟悉的光亮,一如我成绩进步时那种光亮,一如他们见到我和妹妹拿着大学通知书到家时的那种光彩!我知道我的选择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