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随笔位置: 心灵随笔 > 详细内容

读书随想

齐新龙  2016-09-01

 

随笔者,有识有志有趣有料之文,或抒胸中之情,或感生活之意,或论时代沧桑。

倘若是一大人物,写一件小事,那也是有相当的含金量。如鲁迅、梁实秋、林语堂等,皆因身份地位特殊,所论之人不俗,所论之事自然不凡。如宋濂作《新雨山房记》,能“由一室之废兴,占世之治乱”。

如我等区区之辈,却无下笔之言。一来生活平淡至极,单位家庭两点一线,两分钟的路程走了若干年,春去秋来,草木荣枯,年年岁岁,云卷云舒。偶有出游,确属可记,然而胸中笔墨有限,无限之感慨却又下笔无言,憋出一段文字,顿显小家子气。孤芳自赏,顾影自怜,自觉亦无趣,上不得台面。二来人生平凡至极,无惊天动地之事,亦不识惊天动地之人。生活圈子极小,写出来无非鸡毛蒜皮之事。三来身份卑微,又无家国情怀,盛世蝼蚁,苟且偷安。饱食终日只顾工作,偶有闲暇,读点闲书,顶礼膜拜之不及,更不敢妄加点评。

年初制定读书计划,曾豪言今年当读50本好书,后来改成30本,如今一年已过265天,却只粗略看过十几本,看来今年之目标又要算在明年了。今天在此推荐几本。

《从神话到历史》

能在一堆“破砖烂瓦”之中找寻“证据”,探索人类文明之源头,梳理历史发展之脉络,“还原”历史之面貌,考古工作者才是真正的超级英雄。除了广博扎实的学识,更要有吃苦耐劳的韧劲,以及严谨的治学态度。

人类文明诞生以来,一直为一个问题寝食难安,即我从哪里来?试想一想,5000年前或者更久远的时代,某位刚刚“直起腰版”的“古人”,悠闲地行走在无垠的旷野上,采集野果,捕猎鱼虾,时而与洪水猛兽殊死搏斗,时而在电闪雷鸣之时“寻找家园”,斗转星移,经过一代一代的遗传,他的基因如今传递到了我的身上。他们与我素未谋面而又一脉相承,“毫无关联”实则不可分割。这一路走来,他们都经历了些什么呢?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恩怨情仇,他们也曾朝九晚五,他们也曾生死离别......这一切如今都藏在我们血液中的某个细胞里,也许就在夜深人静的某个夜晚重回我的梦中,四目相对,相顾无言。

有时想想,历史、哲学、文化等等一切所谓人类文明真是可笑。如果这一切在某一天突然发现都是假的,是不成立的,人类又该如何自处呢?难怪当年笛卡尔费尽心思要“怀疑一切”。再比如我们引以为豪的儒家文化,所参照的也只是“古人”留下的“只言片语”,要是“古人”“不怀好意”骗了我们该怎么办?这样说未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如果是“古人”自己也都搞错了,又该怎么办?我们费尽心机想要弄清古人的生活状态,思想文化,文明起源,也许古人的灵魂正在天上看着沾沾自喜的我们微笑不语。

可是话又说回来,人类每天不都在干着些幼稚可笑的事吗?

 

《苏联的最后一天:莫斯科19911225日》

    本人一直对苏联没有任何好感,可能是出于对专制与恐怖本能的反感。

    苏联曾给中国和很多国家带来巨大的鼓舞和希望。在世界历史上,曾有这样一群人,在如此广袤的土地上,为探讨人类生存方式的多样性而进行了一场长达近70年的社会实验,影响深远。

在近70年的生存和发展过程中,苏联深刻地改变了世界格局和人的思想意识。当然,有很多影响在我看来,负面大于正面,尤其是思想专制,现在还能在很多中国人身上看到影子,文革式的围观不是经常见诸网络吗?

19911225日这一天,没有欢呼,也没有悲伤,苏联“静悄悄”地走完了一生,一切是那么的平静,又是那么的“风起云涌”。不过有人还是很兴奋,因为他似乎看到了历史的终结。

 

《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

    读这本书是为了没事找事。今年的计划是多读几本晦涩难懂之书,挑战一下智商和耐性,有人推荐了备受争议的日裔美籍学者福山。

    《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写于1992年,苏联刚刚解体。福山认为西方的自由民主政治制度和自由市场资本主义或许就是历史演进的终点,此即是他的“历史终结论”,他老人家也因此得一外号:终结者。这一观点激起的全球性回响至今没有停息。如此为“万恶的资本主义”欢呼,其受到非议也可想而知,有人大呼幼稚,有人惊呼天人,有人嗤之以鼻,有人奉为上宾......

    而最近,福山的目光则聚焦中国,一个在其看来不民主的专制国家,为何能蒸蒸日上成为其研究的课题。我一直认为一个“老外”不管多么“中国通”,都很难真正搞懂中国的事情,因为我们有太多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微妙之处不亚于“拈花一笑”。希望福山他老人家能有福气知其玄妙。

不说了,继续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