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成果位置: 教学成果 > 详细内容

你害怕学生思考吗

河南宏力学校  2013-03-16

    有个初中学生告诉我,他觉得自己适合当一个哲学家。怎么只是适合,难道你不想当一名哲学家吗?我问。不是不想,是不敢想,很多问题都来不及想,我有那么多的作业要做。我一时无话可说,只感到有一种很深的悲哀。这个学生不一定就能成为哲学家。然而,一个读初中的孩子正在压制自己动脑子的天性,只因为他要完成那么多那么多的作业,只因为他要面临中考的选拔,只因为他必须进入一个令人羡慕的大学。是不是因为这些因为,我们曾经扼杀了多少的这和那呢?是什么让我们这样无动于衷,甚至对自己的被扼杀都浑然不觉呢?是什么让我们变成了不会思维的受教育者,而后变成了不会思维的教育者,然后又成了害怕受教育者思维的教育者了呢?曾经有报纸载文批评台湾的教育把学生教傻了,台湾的教授、家长和学生抱怨说:在台湾,谁上过学,他就学会了不提问题,大脑得到了不思考的训练。想象力和判断力停滞不前。”标准化考试带给我们的直接后果便是教会学生像收音机那样说话、教会学生抛弃问题意识,使学生不敢想象、拒绝创造。真奇怪,选拔优秀学生的考试制度以及以培养优秀学生为目标的教育制度竟然成了目中无人、与学生为敌的怪物。
  教改在进行,各种尝试都在齐头并进。教学生学会认知、学会做事、学会与他人共同生活、学会生存,成了我们孜孜追求的目标,但为什么我们却总是举步维艰?或许我们首先应该教会学生思维,教会学生自主思考,教他们怎样才能学会认知、学会做事、学会与他人共同生活、学会生存。由教育科学出版社出版、郅庭瑾编写的《教会学生思维》一书为我们的教育、为广大的教育工作者提出了教会学生思维的新课题,明确提出教育要为思维而教,而不是为分数而学,要把以往的教师独白转变为师生对话,改变学生思维中的惟权威定势惟书本定势从众定势,教会他们学会思维。
  要教会学生思维,首先应该学会思维。学校教育从传递模式到创造模式的转化、从知识习得到思维训练的转变,关键的策略除了教材和课程改变,还有教师的思维转换。所有的转变,只有落实到改变教师的习惯性思维,相应的教学才有可能教会学生思维。教师不要指望过多地控制学生,而要鼓励学生尝试错误,不是害怕学生思考,扼杀学生偶尔迸发的思想的火花。我们中并不缺乏害怕学生思考的老师,学生当中出现异口异声,完不成教学任务还在其次,就怕失去了自己的权威地位。当然更加不能忍受的是,我竟然不了解他们在想些什么。其实,又有几个人可以真正了解别人呢?萧伯纳说过:我不是你的教师,只是你的一个旅伴而已。你向我问路,我指向我们俩的前方。转变一下心态,自觉把自己在学生中的的形象降到的形象,作为学生的旅伴,多和他们平等对话,多和他们一起思维,或者我们可以做得很好。
  很多时候,有些在学校里反应迟钝的孩子,出了校门却变得灵活机智;而有些在学校生活中出类拔萃的孩子,出了校门却变得呆若木鸡,处理不了任何事情。我们一直在问:这个一贯聪明的人怎么会表现得如此愚蠢呢?这提醒我们:无论一个人在学校环境中表现得如何好,到头来思维能力却可能很差。美国学者罗伯特·斯腾博格和路易斯·斯皮儿-史渥林的《思维教学》一书带给我们这样一个现实的、我们不愿意承认却又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我们那些认为是品学兼优的佼佼者拥有多少真正属于自己的思想?他们单独处理过多少事情?除了分数和平面的课堂知识,他们还有多少东西可以引以为傲地被用来丰满自身?也许是你,也许是我,面对思维教学的新理念,我们似乎都有一种深感思维贫乏的怯懦。如果我们还有勇气反省一下,就会发现,把学生教傻了确实已不再是杞人所忧,也早已没有耸人听闻的嫌疑了。
  不得不承认,多数家庭都在充当着传统教育扼杀学生思维的从犯。《思维教学》的姊妹篇《培养反思力》在改变传统家长角色,协助教师培养学生反思力方面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书中用大量的实例讲解了教师和家长应该如何促进学生对自己的努力程度和学习成效进行反思,促使学生树立为自己的学习成效承担责任的意识,使他们成为自律学习者。把孜孜于培养孩子进入北大、哈佛,并视之为无上荣耀的家长们定位成传统教育的帮凶,未免残忍,未免伤透了为人父母的心。然而,痛定之后,再思其痛,或许才可以改变某些根深蒂固的东西。学生本人除了分数,如果没有一个善于思考的大脑,还能有多少可持续发展的潜质?离了名校,一样捉襟见肘。
  《思维教学》一书明确指出:教育的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引导学生的思维,这也是教育最令人欢欣的目标。今天,中国的教育也在将一些东西明确化,中国轻工业出版社将《思维教学》和《培养反思力》翻译出版,在中国的教改中为思维教学的全新理念加注了重音。《教会学生思维》提出为思维而教便是对思维教学的理论诠释,江苏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学会数学地思维》结合具体的数学课程教学,为广大的一线教师提供了来自一线的实践诠释。当传统的教育和考试制度的怪物顽固地做着学生的敌人,当不少教师还在害怕着学生思维,很多家长还在充当着扼杀学生思维的从犯的时候,我们对思维教学的探索已经迈出了举重若轻的一步。
  我很庆幸,还有学生那么清醒地知道自己的处境,他们并没有放弃思考;也很担心,他们的清醒会让他们比别人艰难得多;我更担心,有一天他们也开始拒绝思考,并且学会了妥协。如果可以,我宁愿他们再累一点,再艰难一点,也不要改变凡事都要在脑子里转一个弯的习惯。希望思维教学理念的树立,反思力的培养,教会学生思维的努力,可以帮助学生争取到这个真正自由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