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随笔位置: 心灵随笔 > 详细内容

对一片落叶的遐想

宏力学校  2015-09-26

 

  ——于慧芳

散步归来的路上,我看到它就那么静静地躺在路的中央,不为秋风所动。我甚至固执地以为,似乎,它一直在等待我的到来。在此之前,它无法预料自己的命运,也许会被顽皮的孩子捡起来撕碎,也许会被车轮轧得粉身碎骨,也许就在无尽的秋风中化为尘与土。可它偏偏没有,它现在正被我如获至宝地把玩在手中。它是幸运的,我一厢情愿地替它这么想。我一定会为它安排一个好的归宿的,这会是它最完美的结局。

坐下来时,我细细品味它的美。这是一片堪称完美的落叶,它的表面还残存着夏天的气息。绿色还没有完全退却,它就被无情的秋风吹离了枝头。轻轻地抚摸它,似乎还有温润的触感,全无秋日的焦躁不安。它的边缘是锯齿型的,整个叶面不如其他落叶那样平整,就那么高傲的翘着,似乎还在展示自己的生机勃勃,显得那么的倔强。它的脉络清晰明了,仿佛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手上突出的青筋,让人心生敬畏。它这短暂的一生应该是有条理的吧,每一条脉络都承载着一段剪不断的回忆。这条记载的或许是曾在它身边卖弄嗓音的那只骄傲美丽的小鸟吧,它早已远走高飞;那条略显痛苦,似乎是某个讨厌的虫子为它留下的切肤的伤痛。边缘泛着微微的黄色,噢,那也许是对母亲的无限依恋吧!美丽的脉络在我的思绪中绵延,就这样,我陶醉在对一片落叶一生的畅想之中,心中是对大自然的无限敬畏。

回过神来,我开始把捡来的树叶一一放进书里。也许这是最好的保全方式了。每个树叶都被压得平平整整,我知道,它们会是最美的书签。这是大自然馈赠给我的礼物,至少我是这么想,至于树叶们喜欢这种命运的安排与否,就不得而知了,或许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轮到它时,我却犹豫了,我是如此偏爱它。它是那么倔强地展示着自己,那么的与众不同。它有那么多棱角,如果把它放入书中,难免会有破坏,我于心何忍呢?于是,我妄想留住它的美,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暂且放过它吧,它实在是太美了!

第二天,来到办公室,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欣赏它的美,但眼前的景象却让我震惊。它已经完全枯萎了,像一夜之间突然被人吸干了水分。它的叶面卷曲着,绿意已经消失殆尽,黄色肆无忌惮地占领了这最后一片绿地。它像一位蜷缩在墙角的孤独的老人,那样的触目惊心。也许,是时间太过嫉妒它的美,才会这么迫不及待想要收走它的一切吧?我在心里懊悔着,归根到底,是我一时心软。害怕破坏它的美,殊不知反而害了它。它本该是最美的那一枚书签,却最终沦落成了一撮烟尘。

害怕它忍受一时的挤压,最终这最美丽的树叶只能变得如此脆弱,如此不堪一击。同样,在教学过程中不也是如此吗?很多时候,在对待学生的时候,我总是喜欢宽容处理,唯恐自己的严厉破坏了青春的美丽与自由。可是,处于青春期的孩子,如果任由他们放纵地成长,他们的青春也许最终只会荒芜一片。也许,有的时候真该狠一狠心。爱得太多,反而是一种伤害。有舍才会有得,还是那句老话,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