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随笔位置: 心灵随笔 > 详细内容

倾心交流,其乐融融

宏力学校  2015-09-29

                                                                                                                                 闫振涛

带着惶恐与不安,201583,我接了高二1112两个文科班。因为之前教的都是理科班,管理上不费很大的心思。直觉告诉我,要想教好文科班,在管理上必须下足功夫。因此,从接班伊始,我就开始思考如何融入班集体这一问题。

先从认识他们的名字开始。有些学生的名字很有意思,比如李恩澳,他字写得潦草,我在作业点评时,故意把名字念成“李思澳”,惹得全班哄堂大笑。还有周思,我读成了“周恩”,同学们也都笑声不断。这是善意的提醒,意在提醒他们以后把字写工整。还有陈博茹,她上晚自习时控制不住自己,老是跟前后左右的学生说笑,我就当着全班学生的面说:“咱班的陈博茹同学长发飘飘,还经常顾盼神飞,我不由得想起一句歌词,说:‘摇摆摇摆,摇摆摇摆,难掩热血涌动着情怀’”,并即兴给他们唱了一下。这一说一唱不要紧,全班沸腾了,从此,陈博茹不叫陈博茹了,陈摇摆的绰号不胫而走。后来,陈博茹还私下里给我说:“老师,我知道我错了,可是你没有直接批评我,没让我在面子上难堪。我很欣赏你的这种教育方式,并向你保证,以后上课坚决不再扭头了。可是,我的这一绰号却无法去掉了呀!”我笑着给她说:“没关系,高中阶段,谁没有个绰号呢!毕业以后,同学们聚会时会猛然叫不出你的名字,可是,却能够叫出你的绰号,这多好啊!它能给你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这就够了!”

随着认识的逐步加深,跟学生们也越来越熟悉起来,他们感觉我还不那么生硬,所以就跟我慢慢亲近起来。有一个男生叫王金良,该生成绩差,习惯不好,但是还很要面子,有次上课时他睡觉了,我在课堂上喊他,让他起来,他很不情愿,冷不丁来了一句:“唉!老师,你哪里了解我们体育生的辛苦啊!”我听后怔了一下,想反驳他,后来一想:不能,不要做无谓的辩护,何不给他个台阶下来,又能继续讲课呢?于是我说:“原来你是体育生啊,怪不得累呢,有情可原!不过,体育生也得学习文化课,你身体累,可在学习时要快乐着,这叫累并快乐着生活啊!”王金良一听,顿时来了精神,也不困了,我又开始了讲课。后来他还主动把他写的随笔让我看,我也给他写了一些鼓励性的句子,你来我往中,他就跟我加深了感情。有一天晚自习辅导,他把作业写完后跟我说:“老师,我能出来跟你说说话吗?”

我一听就觉得他有事,于是就说:“当然可以,出来吧!”在教室外面,他讲了在家庭生活中受到的委屈,和男生相处时的困惑以及跟班级女生的爱情纠葛。我知道他是想求得我的帮助,听了他的话,我给他做了认真的剖析,指出他缺点的同时,并鼓励他下决心改正。第二天上课时,我发现他变得开朗了,学习也投入了,我想,这是心灵交流后所起的作用吧!

现在上课跟学生都打成一片了,他们认真听课的同时,有时候也开我的玩笑,讲《咬文嚼字》这篇课文时,我让学生用恰当的语言来描述一个学生,有学生就问:“老师,可以描写老师吗?”我说:“可以啊,只要你描写得到位!”写完后,学生挣着念自己的句子,惹得同学们大笑。后来轮到田家明念时,他竟然用形象恰切的语言调侃了我,学生听后都会心的笑了。

还有一次,上课前跟学生开了一些玩笑,十二班一个女生突然说了一句:“老师,我爱你!”我一看是赵子涵,这位女生性格外向,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但毕竟是女生,话说出口了,为了避免误解,我赶紧说:“你爱我,说明你喜欢我讲的课。当然,很多学生也都喜欢我的课,所以他们也是爱老师的,是不是啊,同学们!”学生一听,异口同声地说:“是!”话音落后,蔡雨田又冒出来一句:“老师,你是大众男神!”学生听了,又是一阵大笑。在笑声中,我接着讲课了……

年已不惑,愈觉教无止境。心与学生近了,才能从他们身上得到快乐,学生也能从课堂上收获知识和快乐。两厢情愿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